尼斯湖水怪大揭秘-徐徐361
微信影视 | 微信编辑 |  便民导航 | 微信游戏 | 哈尔滨社交 | 保存到桌面 | 注册 | 登录 | 提交微信QQ公号
公告:
史上最简单最实用的微信公众平台导航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专栏 >特约专栏 >UFO专栏 >

尼斯湖水怪大揭秘

发布时间:2018-08-31 21:53浏览37次

在"谷歌地球"北纬57°12'52.13"、西经4°34'14.16"的地方,用户便可以看到所谓的尼斯湖水怪。

尼斯湖水怪为何如此神秘?首先,来了解一下尼斯湖的地理位置。

尼斯湖位于英国苏格兰北部的苏格兰大峡谷,位于海平面以下200米,为此,人们称之为“沉在海下的湖”,但湖中生物种类繁多。

在尼斯湖畔定居下来的移民中间,都知道每当湖上风雨大作的时候,一头神秘的怪兽就出没湖中,骚扰百姓。英国和北欧一些国家的英雄史诗的内容,也多半是与这种怪兽搏斗的故事。人们还给这种怪物起了一个十分亲切的名字——“尼西”,意为尼斯湖里的有趣的小怪物。

尼斯湖的神秘之处在于尼斯湖水怪的传说,那么尼斯湖真的有水怪么?如果有,水怪是什么样的?有多大?

历史记载:

1933年4月14日,一对夫妇在尼斯湖畔突然发现一只硕大蜗牛形的怪物从堤边侧身跃入湖中。这一对受了惊吓的夫妇,呼天唤地,大惊失色,几乎说不清楚他们到底看见了什么,只是感到万分恐怖。人们又常常把这一天算做真正发现怪兽的日子。这对夫妇与水怪遭遇后,经过认真冷静回忆,写了一篇文章,在英国《长披风信使报》上发表,文章中描了尼斯湖水怪,说它在湖中露出两个驼峰似的脊背,皮肤很粗糙,是灰黑色,脖子细长,像蛇一样灵活,身长约12—15米。文章立即引起轰动,世界各地报刊纷纷转载,从此尼斯湖水怪为全世界所知。这正是人们把这一天当为真正发现怪兽的理由。

通过历史的记载和多人亲眼看到水怪的描述,很多科学家认为是远古的恐龙进化而来的生物,其实这是错误的分析,恐龙远古年代怎么能与人类并存呢?太过久远的生物已经超过了基因的遗传保质期。

那么人们看到的尼斯湖巨型生物是什么呢?它就是我们所熟悉的海鳗鱼。海鳗鱼的奇特在于它是个练就过葵花宝典的太监,海鳗的性别是因环境而变化的,当食物不足的时候,大部分海鳗会就成雄性,反之食物充足时,大部分会变成雌性。”看来尼斯湖丰富的食物资源,让大部分海鳗都变成了雌性,所以他捕捞到的十条全是雌性海鳗。瑟恩博士给这十条海鳗的腹部植入了电子芯片,然后将它们放回到尼斯湖中,以跟踪观察它们的行踪。一入湖水,这群狡猾的海鳗一下子就钻入混浊的湖水不见了踪迹,但无线电追踪仪却清晰地显示了这群海鳗的行迹,原来,受到惊吓的海鳗们钻入了湖底岩石的缝隙中,一动也不动。瑟恩博士不由得感慨:海鳗善于钻洞,而且在受到惊扰的时候会保持静止状态。即便是身长超过十米的巨型海鳗,如果躲在岩石的缝隙处一动不动,声纳仪也难以扫描到它的位置。到了晚上,海鳗们出来觅食了。它们属于夜行性鱼类,在尼斯湖幽深的湖水中行动敏捷,捕食率极高。几乎没费什么力气,它们就吃饱喝足,在湖水中闲地畅游起来。经过长达数月的观察,瑟恩博士惊讶地发现:海鳗在尼斯湖里简直就是小霸王,凶猛异常,没有天敌。没过多久,瑟恩博士发现,这十条海鳗中,有几条正向出海口的方向游去,开始了海鳗一生最后的阶段——降海洄游。为了探寻尼斯湖海鳗的在洄游方面的特点,瑟恩博士决定兵分两路,留下部分研究人员继续观察那条没有洄游的海鳗,而自己则带领剩余的研究人员,联系远洋船队,跟上了这九条海鳗。不久,一个现象引起了瑟恩博士的注意:九条海鳗全部失去了捕食动作,似乎有种冥冥的力量牵引着,让它们忘记饥饿,不顾一切地奋力向着大西洋对岸的美国伸罗里达方向游去。瑟恩博士不禁皱起了眉头:不进食就意味着死亡,何况还要经历漫长而艰苦的洄游旅程?但出人意料的是,海鳗精神十足,甚至在旅游过程中与同游的雄性海鳗调情,在碧蓝的海水中互相缠绕,嬉戏,完成交尾。在海上悠游了大约六个月,海鳗终于低达了靠近美国伸罗里达州的百慕大藻海,每条海鳗都在这儿产下了700-1000万粒爱情的结晶。产卵后十天左右,追踪仪显示出海鳗们离散的行动迹象。打捞上来一看,瑟恩博士惋惜地叹了口:九条海鳗全部因劳累而衰竭死亡了。那么同游的雄性海鳗是否能顺利回到尼斯湖并成长为巨型海鳗呢?雄性海鳗堪称最尽职的父亲。妻子死后,雄海鳗便守在受精卵旁寸步不离。通过架设的水下摄像机,瑟恩博士惊讶地发现:这些极具攻击性的雄海鳗会咬死一切侵犯自己孩子的敌人,但从来都不吃掉。很快,小海鳗们在父亲们精心地照料下,全部孵化了出来,这些只有0.1克重的小东西看上去就像片透明的柳叶,还没有分化出鳍。瑟恩博士发现,它们正被浩瀚的洋流推动,快速向大洋彼岸的方向漂了过去。瑟恩博士挥出几条,发现它们的体液几乎与海水的成分相同,正是这样,它们才能毫不费力地随着海水漂流。而与此同时,护送孩子们的雄海鳗的个数正在迅速减少,瑟恩博士连忙将死去的雄海鳗打捞了上来进行解剖。结果令人震惊:死去的雄海鳗的胃已经萎缩成了一个极小的肉结,它们悲壮的父爱是以生命为代价的。几个月后,雄海鳗全部死亡了。到此为止,瑟恩博士这边的线索断了。他连忙联络留在尼斯湖的研究 员,得知没有洄游的那条海鳗食欲旺盛,生长迅速后,便放心地跟随着小海鳗们,随着海水的推动,慢慢向英国海岸线漂来。没有父亲的庇护,小海鳗们的噩梦来临了。刚刚进入大西洋深海区域,一群凶猛的剑鱼突然出现在小海鳗们面前,只见剑鱼横冲直撞,大嘴一张便有数万条小海鳗命丧鱼腹,很快,无助的小海鳗只剩下不到一半的数量了。到大西洋中部的时候,经历过无数次劫难的小海鳗们已经所剩无几了。漫长的漂流中,幼鳗靠吞食浮游生物维生,生长十分缓慢,两年后,身体才长到2.5厘米的它们身体开始变窄变长,颜色也逐渐变得不透明起来,并长出了背鳍和腹鳍。瑟恩博士张于长舒了一口气,小海鳗们终于有了一些躲避掠夺者的能力。第三年,它们的身体达到了4.5厘米的时候,英国海岸线终于模糊可见了。暗暗替小海鳗们着急的瑟恩博士没有想到的是,海鳗们生命中最艰苦的厍程才刚刚开始。出海口的水流落差很大,河水很急,为了对抗河水的冲力,它们步步为营,每前进一步就把自己的身体缠绕在水草上,等河水稍缓,就继续前进少许,再把自己绕在水草上。等待下一次前进的机会。有时河水的冲力太大,它们就采用遁地术,在河底的沙中打洞,它们可以在沙里走上十几里路。最艰难的是如何越过小瀑布,它们只有几厘米长,没有强劲的跳龙门技术。它们会成群结队地抱成一团,后面的海鳗爬到前面的央上,层层叠叠,最后最高处的海鳗就有可能一跃而越过障碍,而下面的海鳗就只能死去。最终能到达目的地的海鳗极少。最终,大约只有百条左右的小海鳗来到了尼斯湖——它们父母曾经的乐园。在这儿,它们经过十年左右的生长,将循着父母的脚步,降海洄游到大西洋彼岸,展开新一轮的繁衍。随着小海鳗们一起回到尼斯湖的瑟恩博士继续对那条滑洄游的海鳗进行研究。他发现,三年未见,这条海鳗的食欲更加旺盛,体形也越来越大了。瑟恩博士将这条大约13岁的海鳗打捞了上来,发现它已经长到了1.5米,体重超过了60磅。在更换了新的电子芯片后,瑟恩博士对它进行了检查,发现这条海鳗的生殖系统存在先天缺陷,它是一条无法生育的雌性海鳗。原来,确实有极个别海鳗存在生殖上的先天缺陷。这也同时意味着,它们失去了游回充满潜在危险大海繁衍的勇气。没有了生育欲望,这些可怜的家伙只能在尼斯湖“营扎寨”,整天靠捕食消磨时光了。科学家们为它取名为“太监鳗鱼”,而被博士捕获的这条,也正是一条太监鳗鱼。根据常识,动物的捕食能力和食量都是有极限的,为什么这条海鳗的食量越来越大,似乎没有极限呢?又是什么原因让它拥有如此强大的捕食能力呢?瑟恩博士专程从美国请来了加利福尼亚大学的进行化生物学家丽塔·梅塔教授,请求她的帮助。梅塔教授是美国海洋生物界的海专家,她十分斯待能够揭开“尼斯湖水怪”之谜。来到英国后,梅塔教授立即加入“尼斯湖计划”实验室,并带来了最先进的高清水下高速摄像机,安置在海鳗经常出没的地点。2004年6月的一天,一段水下录像吸引了梅塔教授的注意:一条约50厘米长的巨型石斑鱼正在水草里悠闲地摆动尼鳍,全然不知海鳗正悄无声息地靠近了它。突然,海鳗闪电般地伸出头部,用长着尖牙的下颌一口咬住石斑鱼的尾部。石班鱼竟然像被吸尘器吸住一样,迅速被海鳗吞了下去。湖水几乎没有产生什么波动,石斑鱼就已经丧命了。梅塔教授觉得,这条海鳗的捕食过程十分独特,与一般的海鳗似乎不太一样。梅塔教授决定亲自下湖,对它进行检查。梅塔教授穿上潜水服,带上助手潜入湖水。她用固定器将海鳗的大嘴撑开并固定后,仔细检查起它的口部和咽部结构来。“上帝啊!”梅塔教授暗暗惊叫,“它的下颌就像蟒蛇一样灵活,而且,它居然还长了一个内颌!”原来,这条海鳗为了适应迅速增长的体形,它必须捕获更多更大的猎物,于是,在捕食的过程中,它的嘴越张越大,下凳的肌肉拉长,弹性增强,变得像蟒蛇一样灵活,足以一口吞下和自己体积一样大的鱼。不但如此,它的咽喉后部还隐藏了一个长有尖牙的内颌,每当它咬住物,内颌就条件反射地弹出,钩住物迅速拖入腹中。看起来猎物就像被真空吸尘器吸了进去。尼斯湖海鳗是迄今为止发现的唯一采用这种特殊进食方式的动物。而尼斯湖的鳗鱼没有天敌,它几乎无须晃动脑袋,只要嘴巴一张一合,就能像吸尘器般将猎物一股脑扫进嘴里。瑟恩博士激动万分,他预感到尼斯湖水怪的神秘面纱就要揭开了。2004年9月23日,一位个子矮小的中年男人叩响了瑟恩博士的大门,请求加入“尼斯湖计划”实验室。他就是英国另外一位著名的神秘动物学家理查德·弗里曼。从少年起,弗里曼就对尼斯湖水怪的传说非常着迷,而对瑟恩博士的研究他早已有所耳闻,并非常赞同他的观点,2003年,弗里曼曾在《太阳报》上发表了他的研究成果,从现有录像分极,他认为,著名的尼斯湖水怪极有可能是巨型鳗鱼。弗里曼愿意无偿提供最多波声纳定位仪以及声控摄像机,协助瑟恩博加快研究步伐。2006年9月的一天,一个小男孩在湖岸上玩耍,捡到一片闪着黝黑光泽的鳞片,这片足有人的手掌一般大的鱼鳞再度激起了人们对“水怪”的幻想和恐惧。弗里曼听说有人捡到鱼鳞,立即用高价收购,拿回到实验室进行检测。通过DNA检测,他认定这正是海鳗的片,而根据片的大小和纹路观察,鳞片的“主人”身长足有15米,年龄超过100岁。三天后的一场暴雨中,水下声控摄像机拍下了这样的一幕:一条巨大的海鱼尾从摄像机前扫过,随即消失在混浊的湖水中……

为何?部分胆小的鳗鱼竟然如此长寿和巨大?雌雄同体?是谁改造了它们的基因?

其实早在多年前,在这个海底湖里就曾停留过一艘巨大的准三角行飞碟,而且这艘大飞碟就沉在湖底,不知是是受飞碟的影响,还是被飞碟里面的高科技改造了它们的基因,我们不得而知。

史料记载:2015年,一位在水下修理轮船涡轮的工人看到水中躺着一个巨大的蛙状物体,想一个正在休息的巨蛙,吓得工人马上回到岸上求救,当人们再次用声呐探测时,显示有一个两米长的菱形鳍状肢,附在附加一巨大的生物体上。同时,声纳仪也寻得了巨大物体在湖中移动的情况。

所有的证据都指向了尼斯湖水中的巨大物体就是大型飞碟,而跃出水面的则是巨鳗而已。

 

 


 


顶部㊣搜Q我微信二维码底部
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为好友